网站首页
产品展示
新闻动态
成功案例
合作商家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黄页

黄页

当前位置:主页 > 黄页 >

江苏句容茅山镇污水处理厂被指污染下游养殖鱼

发布时间:2018-05-19 16:03

  作为太湖水系治理的一部分,投资1790万元的江苏镇江句容市茅山镇污水处理厂建成4年来,却一再造成下游污染,农民养的鱼屡屡成批死亡。记者踏勘现场,果然发现了可疑的暗排管道和溢污口,但该镇污水处理厂负责人却坚称,管道是农民为了田间排水埋下的……

  近年来,为了治理污染,我省各地建设了众多乡镇污水处理厂,它们投运后效果如何、存在哪些问题、该怎么解决?茅山镇污水处理厂出现的问题绝不是孤立的个案,迫切需要引起高度重视。

  几十亩水面像淡黄的酱油汤,漂浮着一片死鱼,其中很多鲢鱼已长至3斤上下——这是1月25日下午,记者在茅山镇纪盖自然村最大的水源地木桥坝所看到的情景。

  “每天都要死几百斤鱼,这四五天已死了1000多斤。前些日子我就发现西面上游来水发黑,那上方是镇污水处理厂。去年6月,也曾有大量黑水流下来,鱼塘里一下子死了2000多斤鱼。”村民朱兆成告诉记者,他承包木桥坝养鱼已20多年,2004年再次中标继续承包15年。水坝蓄水也是全村300多亩田的灌溉水源,去年6月村民们用上游下来的黑水栽秧,第二天许多人腿上起了发痒的红点。他们还感到,去年收的稻米煮饭香味淡、不好吃了。

  一边说着,朱兆成一边不时指挥数位民工往鱼塘南边搬运塑料(10975,155.00,1.43%)管,那边已开挖了一条长沟。“我要把上游的污水引开去,花9000多元买管子,建个300米的防污道,请了七八个人来帮助施工,估计全部搞好得3万多元。”

  他带记者绕到坝的西北边。只见这一角筑了一条小土堤,隔出1亩多水面,明显清澈了许多,一群群黝黑的鱼在欢快地游动。“这里上方是坡地与农田,雨水能流进坝里。我发现污水处理厂那边来水不对,就打了这个土坝,保住了一小部分鱼。”

  朱兆成拿出一份去年8月3日签订的协议给记者看,上面盖有茅山镇村镇建设管理所和城盖村村民委员会公章。协议上讲,镇政府在木桥坝上游建了污水处理厂,集镇生活用水流入木桥坝,影响养鱼,经协调同意,每年补偿乙方(朱兆成)损失9500元,协议签订之日起付清7年补偿费66500元,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再要求补偿损失。

  “这是去年夏天大量死鱼后,村里镇里跟我签的。我为养鱼已投入几万元,往年卖鱼的钱一年能有10万元左右,去年只卖了4万元。协议上讲是生活用水流入坝里,其实镇上有十几家工厂,里面有化工、农药、塑料造粒等污染重的企业污水,不然,鱼怎么这么容易死呢?”他气愤地说。

  顺着一条水流似酱油汤的河道,记者来到上游梅家坝。眼前出现一个黑臭水塘,水面冒着气泡,漂着腐烂变形的死鱼和可疑的泡沫。西头污水处理厂围墙边,伸出一截黑色铁管,正不断涌出淡黑色水流。

  现年63岁的村民邵虎根,从2001年起一直承包梅家坝。“原来水清,养鱼好,每年能产3000斤鱼。”他一脸黯然对记者说,“污水处理厂建成后,大约2010年春才开机使用,处理后的水直接流入坝里,有时排黑水,还有污水从西北侧上游河道流进坝内。从当年6月就开始大量死鱼,一条鱼都没卖成。前年和去年,我也投放了大约2000元鱼苗,6月前后全部死掉。我找污水厂讨说法,直到2011年4月才签协议赔偿。”

  这份协议说,由于镇污水处理厂污水排放处理的需要,使用乙方(邵虎根)所承包的梅家坝养鱼池作为污水处理池,承包期还有10年,其间对乙方造成的一切损失每年补偿2500元,另外每年补偿乙方坝头管理工费500元、上交的承包金280元,合计3280元,逐年年终兑付,此后乙方任何经济损失与政府和污水处理厂无关。

  该镇污水处理厂是按国家规范标准建设的,厂内建有沉淀池。按规定,污水处理后应达标排放,怎么能把农民承包的鱼塘作为污水处理池呢?据了解,茅山镇污水处理厂投用后,2011年,18亩的梅家坝遭污染;2012年,30多亩的木桥坝又被污染,这说明污染范围在不断扩大。现在,朱兆成修建的管道只能减少上游污水对木桥坝的污染,污水被转移到下游最终还是流向了太湖。既然如此,那政府投巨资建污水处理厂价值何在呢?

  调查中,记者于1月26日在该污水处理厂围墙外西北侧一个偏僻角落,发现一条一米多深的沟,直对着通向梅家坝的一条河道,沟底隐藏着一根粗塑料管,管口前端有些破损。

  “这是污水处理厂建成后不久埋下的,经常排黑污水。原来这条河和梅家坝的水都很清,鱼也很多,有了污水厂后水就变黑了,鱼也没有了,大家种稻也没有好水了,收的稻子发黑。我在河边有2亩承包田,去年污水漫进田里,污水厂只肯赔200元,原来每年一亩能收水稻一千五六百斤,去年每亩只收了六七百斤。没办法,我已打算在田里种树了。”城盖村4组农民邱小富对记者说。邵虎根则反映,污水厂经常不开机,这条管道就排出污水,下大雨时排污水更多。

  兼任茅山镇污水处理厂负责人的村镇建设管理所袁副所长却对记者说:“这条管道与污水处理厂没有关系,那是城盖村农民吕才生为了排地里积水,向我要了塑料管埋在地里的。”

  除夕前,记者找到在外打工刚回家的吕才生。“那管子不是我埋的。”他细细道来,“4年前稻子还青的时候,村主任对我说,污水厂管道要从我地边走一下,给我一些补偿。我割去一些稻,得到几百元青苗补偿。后来才发现,施工人员用挖掘机扒得很深,在耕地下面建了两个窨井、埋了塑料管,那窨井是暗的,要掘开半米多才能看到。我觉得这块地漏水了,不敢再种水稻。第二年,地里冒出黑污水,淹死了一些油菜,我去找污水厂,赔了150元。第三年,我种芝麻,又被黑水淹死不少。去年种过玉米(2441,6.00,0.25%)后,就抛荒了。我几次去找政府部门,都没有说法,只好出外打工。”城盖村村主任讲的情况,也印证了他所说的线多米处的外河塘,记者发现这个两三亩大的长条形池塘,也成了黑乎乎的污水塘,公共厕所化粪池的3个管口对着塘边。塘西头,一股污水正从一个1米多高、七八十厘米宽的矩形水泥巷道里汩汩流出,经过一个露天水泥池,转入一条地下管道。而露天污水池与外河塘只有一道20至30厘米高的破矮墙相隔。“这是镇区生活污水的总管道,污水由此转入地下管道流向污水厂。但一下大雨,这个露天池很容易漫水,大量的污水漫过矮墙流向外河塘。”镇南路居民严柏生、王永平等向记者反映。朱兆成说,建污水厂前,这里的污水管口径只有碗口大小,现在污水漫进外河塘后又一起流入梅家坝,再流向下游,每当下大雨,就成了镇里污水大转移的时候。

  袁副所长对此的解释是,下大暴雨时,专用污水管道来不及淌,雨水会与污水混在一起从露天池漫进外河塘造成下游污染。镇里已打算从今年春季开始搞雨污分流,把周边村的污水都纳入污水管网,统一进污水厂处理,并将对梅家坝等污染逐步进行治理。

关于客户联系屠宰,养殖,食品污水处理设备准备的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地址:山东省潍坊市诸城市东坡北街11号
24小时咨询热线:
0536-6522228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